• <ins id='64qs3'></ins>

    <code id='64qs3'><strong id='64qs3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64qs3'></fieldset><span id='64qs3'></span>
    <dl id='64qs3'></dl>

      1. <tr id='64qs3'><strong id='64qs3'></strong><small id='64qs3'></small><button id='64qs3'></button><li id='64qs3'><noscript id='64qs3'><big id='64qs3'></big><dt id='64qs3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64qs3'><table id='64qs3'><blockquote id='64qs3'><tbody id='64qs3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64qs3'></u><kbd id='64qs3'><kbd id='64qs3'></kbd></kbd>
      2. <i id='64qs3'></i>
        <acronym id='64qs3'><em id='64qs3'></em><td id='64qs3'><div id='64qs3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64qs3'><big id='64qs3'><big id='64qs3'></big><legend id='64qs3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3. <i id='64qs3'><div id='64qs3'><ins id='64qs3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廖新華:軍人生來為打仗 精算戰場謀打贏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5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央視網消息:“軍人,就應該離戰場近一點!”這是南部戰區某保障隊隊長廖新華的心聲,也是他矢志不渝的初心。

              廖新華的辦公室裡珍藏著3幅航空畫,取材於一江山島之戰,設計和構圖皆出自廖新華之手:其中一幅,島嶼上空,3架圖-2轟炸機一字排開,開啟的彈倉準備向地面凌空轟炸,機身上人民解放軍空軍機徽赫然醒目。另一幅畫中,一架伊爾-10強擊機,正呼嘯著從一座軍港掠過,港內軍艦騰起滾滾濃煙,戰機在依依白雲和綠色島嶼映襯下,顯得格外威武。

              一江山島戰役,是全軍首次陸海空三軍協同作戰。這組航空畫源於廖新華對戰區聯合作戰制勝機理的探尋,每幅畫背後都凝聚著他對戰爭的獨到理解與深層思考。

              “中軍帳”裡的“首席精算師”

              在廖新華團隊,有一條不成文的規定:凡事“算”為先,不算不張口,不算不行文,不算不籌劃。

              “打贏現代高科技戰爭,須臾離不開精準的數據支撐,精算細算才有勝算!”廖新華下定決心,要在“知彼”上取得新突破。

              深秋,某海域上空,一場以聯合作戰為背景的紅藍對抗演練進入“白熱化”。

              突然,藍方派出多架戰機和多艘艦艇在該海域看似毫無目的地繞飛、遊弋。偷襲?佈陣?藍方這種“不按常理出牌”的陣仗,讓紅方指揮所人員一籌莫展。

              廖新華迅即帶領參謀團隊對“敵”展開行動研判、作出威脅評估,同時向我指揮所提出應對策略建議。在一組組精確數據前,在一次次攻防對壘中,“敵”真實企圖逐漸浮出水面……

              南部戰區剛成立的時候,戰區聯合作戰體系效能如何量化、怎麼評估,成為擺在第一代戰區人面前的難題。廖新華帶領團隊開創性地提出戰區聯合仿真試驗的構想,和多傢軍工單位、院校聯手攻克瞭這個難關,興建全軍第一傢戰區聯合作戰實驗室。“這可以直接為指揮員服務,呈現最終的結果,讓它更貼近實戰,能夠支撐我們進行一些必要的推演、仿真這些工作,以它為平臺來服務聯合作戰。”

              以“明天就打仗”的姿態潛心謀戰務戰

              這些年,廖新華無論是出差還是休假,每到一地都將其作為預定戰場審視一番,爬上制高點,看看四周環境;察看現有設施,算算抗毀能力和打擊能力;收集氣象資料,計算對作戰的影響;踩踩路面沙石,評估適合什麼裝備行進。

              廖新華收集瞭很多沙土瓶,在瓶子上貼著標簽,記錄著沙土采集的時間、地點、氣溫等等。“隻要用到激光制導或者是紅外成像制導武器,都會面臨戰場環境的影響。帶回來讓專業部門拿去做更深的分析、化驗和測量。”別人從沙土裡看到的是風景,而廖新華從沙土裡看到的卻是戰場。

              “戰區擔負經略一方、鎮守一方、穩定一方的神聖使命,是打贏未來戰爭的指揮中樞,打勝仗就該到戰區主戰的崗位去!”廖新華和團隊先後完成16類任務、70多個動作的仿真推演,開發專業系統軟件13套,取得聯合作戰攻關成果20多項,其中兩大類9項成果填補瞭全軍作戰領域空白,為戰區聯合作戰指揮提供瞭精準支撐。

              因為熱愛,所以癡迷

              對廖新華來說,與軍事理論、武器裝備、作戰運用打交道,是一件非常愉悅的事情,而且越鉆研越覺得其樂無窮。他開玩笑地形容說,研究打仗就像是自由戀愛,別人眼中或許是枯燥無趣的東西,在他看來卻充滿幸福感、獲得感,鉆研打仗早已成為一種習慣。

              小學一年級開始,在他的要求下,傢人給他訂閱瞭《艦船知識》《航空知識》《兵器知識》。從此,他與這三大“知識”雜志結下不解之緣,30多年從未間斷過。

              隊裡有一間堪稱“寶庫”的專業圖書室,藏書3000餘冊,其中大部分是廖新華貢獻出來的個人珍藏。

              因軍事領域知識廣博,即便跨軍種、跨領域、跨專業也“一口清、問不倒”,戰友們欽佩地稱廖新華為作戰問題“新華字典”。

              “熱愛軍事、學習軍事、鉆研軍事是對每一名軍人最起碼的要求。”

              在強軍路上,廖新華會走得更遠更堅定!(央視網 中國軍視網聯合出品 文/劉秋麗 蔣浩源 賴東威 視頻/張卓婕 李雲鵬 盧思成)